亨利·史匹拉

时间:2020-09-05 15:25:11

亨利‧史匹拉
死因食道癌
母校布鲁克林学院,纽约
职业Teacher, animal rights advocate
组织动物权国际
父母懋利斯.史匹拉和玛吉特.斯毕则尔

亨利·史匹拉(Henry Spira,1927年6月19日至1998年9月12日)是比利时裔美国人,动物权倡导者,被有些人认为是20世纪最有效力的动物权倡导者之一。

1974年史匹拉创立的名为“动物权国际”的团体,他在1976年成功地举办反对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动物实验,受到人们的特别重视,该博物馆为进行性研究而进行猫的实验。 他还在1980年于纽约时报刊登全版广告,一只眼睛被黏起来的兔子,标题是“露华浓为了美丽,弄瞎了多少兔子?”

生平

早期的生活

史匹拉出生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是懋利斯‧史匹拉和玛吉特‧斯毕则尔.史匹拉的孩子。懋利斯和他的父亲从事钻石买卖,懋利斯的外祖父来自匈牙利,而后在汉堡成为犹太教大牧师。家庭经济良好且生活舒适。当亨利十岁时,他父亲去巴拿马经商,亨利则与其他家人,一起搬去玛吉特德国的娘家。史匹拉参加犹太年轻人团体并且开始学习希伯来语。

1938年,他的父亲接全家团聚,懋利斯开了家小店贩卖廉价的衣服和戒指,大部分是卖给海员们,当时德国对犹太人来说,越来越不是安全的居所。亨利到巴拿马之后被送到一所罗马天主教学校,并学会西班牙文,后来他父亲经济状况越来越差,无法负担家计,亨利次年没有上学,在他父亲的店里工作。

纽约和犹太青年卫队

当亨利十三岁,1940年十二月,全家乘着革比亚朴号,经哈瓦那抵达纽约。他父亲投身于工业用钻石贸易,全家搬进104街西段的公寓。亨利被送到公立学校上学,但他用暑假工作赚的钱,持续学习希伯来语课程,遵循犹太律令成年礼且载圆顶小帽。

1943年,当他在司徒维森高中念书时,参与了名为青年卫队的左翼、非宗教的犹太青年运动。这组织源自于当时犹太人在巴勒斯坦所建立的合作农庄。夏令营教青年如何务农、放弃资产阶级生活,学习男女众人平等。彼得.辛格描写,史匹拉从青年卫队学到的反物质主义和思想独立自由的精神,和他的希伯来名字诺亚一样,都与他结伴终生。

商船海员和军旅生活

1944年,史匹拉加入社会主义工人党(SWP)。他和同行的激进分子约翰·布莱克,招募纽约市高中生加入SWP。1945年,他成为一名商船海员,参加了托洛茨基主义者所组织的国家海事联盟(NMU)。在麦卡锡时代,共产主义和左派工会成员,及其领导人从NMU被清除时,他被列为安全风险的黑名单。 1952年3月,他被告知,对美国商船而言,他的存在是“不利于美国政府的安全。” 后来他告诉彼得·辛格,“我只是认为这是游戏的一部分:对抗体制,他们甚至于你同在。”

而后,他被选入美军,于一九五三年一九至五四年在柏林服役,他被指派每星期与数百名士兵交流新闻和时事。在从军两年之后,他在位于新泽西州林登通用汽车工厂的装配线工作。在通用汽车工厂工作期间,史匹拉表示,他观察到,个人在独立于组织行事时,可以行使的权力。

活动

新闻工作和人权运动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史匹拉用亨利·吉塔诺(Henry Gitano)的名义,在SWP的报纸“武装分子”和其他左派刊物发表言论。1955年,他在印第安那州的新城堡举行了一次联合汽车工人罢工,罢工的工人受伤,政府宣布戒严。1956年,他在公共汽车抵制期间,大量地撰写关于蒙哥马利、阿拉巴马州、塔拉哈西和佛罗里达州的民主运动;以及在1960年代,打击隔离主义和投票权等较大的抗争行动。他的行事风格广为人知,他总是直接与参与抗争的人交流他们的故事,以建立劳工和民权运动之间桥梁。

在1958年至1959年间,好战分子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是关于在局长埃德加·胡佛的领导下,联邦调查局滥用权力的文章。辛格认为,这一系列的社会主义报导,对特定的读者群的影响更为广泛,此一事件教会了史匹拉一件事:“仔细的研究大型组织所说和所做的,通常会引起内部矛盾。”"

1958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和他的追随者,驱逐了弗尔亨西奥‧巴蒂斯塔。不久之后,史匹拉前往古巴,写下他所亲眼目睹的整体变革,“鲜明的反映了早期的革命,美国对卡斯特罗的敌意迫使他加入苏联军,且镇压反对派。”史匹拉是第一个前往古巴的美国记者,并在革命后对卡斯特罗进行了采访。 [5]他的报导让SWP和其他左派成员为古巴委员会组成公平组织(Fair Play),此作为让美国人了解古巴,以防止美国入侵。在猪湾事件前两周,史匹拉曾告诫古巴委员会,美国中情局与古巴流亡者进行交涉。

在1960年代初期,史匹拉也参与了NMU民主委员会。在此一时期,反对派面临工会总裁约瑟夫·柯兰 (Joseph Curra)的支持者殴打和暴力的威胁。史匹拉揭发柯兰“剥削”工会成员的方式,启发了NMU和其他工会内的异议派和一般员工。"

1958年,他以成人学生的身份毕业于纽约布鲁克林学院;自1966年于纽约的高中开始教英国文学,他的学生们来自贫民区。[1]

动物权行动

史匹拉告诉纽约时报,他在1973年首次对动物权感到兴趣,当时是照顾尼娜(一位朋友的猫) 令他“开始怀疑,关怀一只动物,同时将刀叉放在另一只动物上的正当性”。

大约在同一时期,他在卫报(纽约的左派报纸,现已停刊)上看到欧文·西尔伯的专栏,其中有关1973年4月5日,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在纽约书评中的一篇文章。辛格的文章是关于动物、人类和道德(1971)此书的回顾,作者为三位牛津哲学家:约翰·哈里斯(John Harris)和罗斯林德(Roslind) 斯坦利·戈德洛维奇(Stanley Godlovitch)。辛格认为这本书实为动物解放宣言,从而出现这个词。

史匹拉深受辛格文章的启发:“辛格指出在这个世界上,单单在美国,每年就有超过40亿只动物死亡。他们所遭受的痛苦是剧烈的、广泛的、扩大的、有系统性和社会合法性的。而且,受害者无法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我觉得动物解放是我对生命一切逻辑上的延伸──同样是无力的、弱势群体、受害者以及被支配和受压迫的生命。

1974年,他创立了动物权国际(ARI),致力向使用动物的公司施加压力。他被认为秉持“重整羞耻”(reintegrative shaming)的观念,意味着透过与他们合作(通常是私底下)来鼓励对方改变,而不是公开诽谤丑化对方。社会学家莱尔·门罗(Lyle Munro)写道,史匹拉竭尽全力避免使用宣传来羞辱这些公司,仅将其用为最后的手段。

1976年,他带领ARI进行抗议行动,反对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对猫咪进行了长达20年的活体试验,其研究是特定类型伤残对猫咪性生活的影响。博物馆于1977年停止了研究,史匹拉的抗议行被誉为是史上第一个成功停止动物实验的运动。

另一个著名的抗议行动是针对化妆品巨头露华浓(Revlon)的德雷兹测试,这种实验渉及将测试物质滴入动物的眼睛,通常是兔子,以确定它们是否具有毒性。1980年4月15日,史匹拉和ARI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一个全页广告,标题是:“露华浓为了美丽,弄瞎了多少兔子的眼睛?”之后在一年内,露华浓已经向基金会捐赠了75万美元,用于寻找动物实验的替代品,而后是雅芳(Avon)、必治妥施贵宝(Bristol Meyers)、雅诗兰黛(Estée Lauder)、蜜丝佛陀(Max Factor)、香奈儿(Chanel)和玫琳凯化妆品(Mary Kay Cosmetics)也大量捐款,因此得以设立动物实验的替代品中心。。

其他运动则是针对牛、家禽业和速食巨头肯德基等品牌龙头,他将肯德基桶和马桶结合在一起。 史匹拉拍摄了一张在贝塞斯达海军医院(Bethesda Naval Hospital)椅子上,被监禁了数月的灵长类动物的照片,黑星线服务公司(Black Star Wire Service)向世界各地发送了这张照片。当印度首相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看到这张照片,他随即取消对美国出口猴子,因为这张照片显示出美国海军违反了禁止对动物进行军事研究的印度条款。

不过,史匹拉比较提倡循序渐进的改革方式,例如与麦当劳进行谈判,以改善其供应商屠宰场的环境。他特别善于运用用诸如美国人道协会等大型动物福利机构的力量来推动他的运动。

于1998年死于食道癌 。

注释

  1. ^ Singer, in Spira and Singer 2006, pp. 214–215.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Singer 2000
  3. ^ Feder, 15 September 1998.
  4. ^ (Singer 50)
  5. ^ Feder, 26 November 1989.
  6. ^ Spira in Singer 1985, pp. 195–196.
  7. ^ Munro 2002.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