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相亲

时间:2020-01-10 20:47:38

分类:相亲的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正值农村贫困时期。我们靠山屯又叫光棍村,村子里的小伙子十有八九讨不上老婆。

我表哥这年二十七岁,长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的,干起农活儿更是一个顶俩,一年下来能挣四千多分呢。即便如此,他也还是个光棍儿。

我姑妈急得不行,可这种事急有啥用?又不能上街去抢。我姑妈后来听说有个办法很灵验,就决定试一下。大年三十这天晚上,我姑妈站在厨房里喊我表哥,让过来帮她把荤油坛子挪走。荤油坛子并不重,我姑妈自己也能挪得动。可我姑妈为啥要让我表哥动手呢?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想让我表哥动“婚”。

别说,还没等出正月呢,就有人来提媒了。姑娘家住三里铺,离这儿很近。我表哥过去一看,这姑娘小个不高,黑不溜秋的,活像个冻梨蛋子。虽说长相不咋地,可我表哥没敢说半个不字。有个就算不错了,哪还敢嫌弃人家呀?姑娘问我表哥,听说你挺能干,一年到头连一个工都舍不得耽误?

一提起这件事,我表哥立马来了精神:可不呗。就说去年吧,我出的是满勤,没有旷过一天工,工分在全队排第一。

姑娘说,你这么能干,家里一定有存款吧?

像霜打的茄子,我表哥当时就蔫了。他低声说道,有啥存款呢?

队里的工分不值钱,我拼死拼活地干一年,才勉强能领回来一家人的口粮。姑娘听了这话,说啥都不干了。

过了几个月,又有人来给我表哥提亲。姑娘是四方砣子的,比三里铺远点。见了面,我表哥一瞧这姑娘,可真够壮实的了,腰有麻袋那么老粗,胳膊像小杠子。姑娘向我表哥提出一个问题:你们家的粮食用囤子装呢,还是用口袋装?

我表哥不会说谎,告诉她说,我家的口粮用口袋装。

姑娘说,这就不如俺家了。俺家的口粮用囤子装。囤子大,比口袋装得多。常言说得好,有粮才能吃得饱。我这人不怕别的,就怕饿,一天到晚得吃好几顿饭呢。一听你家就缺粮,到了你家还不得把我给饿死呀?咱还是拉倒吧。

回到家,我表哥躺在炕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这两次相亲,按说都能成,咋就黄了呢?

小九号有个姑娘叫大辫儿。她生来俊俏,两根辫子又黑又长的。

这姑娘识文断字,还当过妇女队长,眼框子也高,一般的看不上眼。有人把她介绍给了我表哥,我表哥这次吸取了教训,到学校跟教体育课的王老师借了一身衣服,又去生产队管队长借马。

队长问道,你借马干啥?

我表哥说,我这次想骑咱队里的那匹大白马去相亲,也好让外屯人看一看,咱不像他们说得那么穷!

队长一听笑了,说,你这是出去做宣传。那好,我这个当队长的

必须支持你!

那时候的牛马,都归队里饲养。骑马的人,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个。我表哥一身运动服,又骑了一匹大白马,看上去老帅了。大辫儿见了,不觉眼前一亮:哦,这不正是我苦苦寻找的那位白马王子吗?

大辫儿就问我表哥,听说你们村穷得不行,还叫什么光棍村?

我表哥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说道,过去是穷。可如今我们村早已脱贫——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款。村子里的光棍儿,也都娶上了媳妇。

大辫儿不相信,问道,真的假的呀?你可别忽悠我。

我表哥说:穷,我还能穿这身衣服?还能骑这高头大马?

我表哥的一番话,逗得大辫儿“咯咯”直笑。这门亲事便定了下来。过了一段时间,俩人就办了喜事儿。

我表哥这么做,其实也是被逼出来的。他们结婚不久,农村就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我表哥这下可算有了用武之地,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到了秋后,粮食比谁家打得都多。表哥家很快就成了万元户。

前几年表哥把家搬進城里,还开了个超市,日子过得很不错。

后来听表嫂说,那天表哥要不是穿身运动服,骑匹大白马,她还真就不一定能看上他。

相亲的故事的其它文章:

与本文近似的文章: